太陽,月亮,星星還是煙火?

OOC

我流

很迷

路人視角

角色死亡有(雖然看不出來)

又改了一些地方,希望大家都可以更加的,喜歡咔醬www

「你的力量是如此蠻橫,將我一生都扳倒在你腳下,臣服。」





ー“吶妈妈,为什么白天的時候我看不见月亮星星还有烟火呢?”

ー“因为有太阳在呀。”

ー“为什么太阳在就看不见了呢?”

ー“因为太阳的光太耀眼了,把大家的光芒都覆盖住了。”

ー“太阳真帅气呀!其他人好逊噢!”


【01】

我第一次接触「人偶」的时候是在电视上。

我诞生的时代并没有如大家期望的那样是一个和平的年代,但也说不上是战乱的日子,总的来说是一个趋于饱和的时候。

我当时年仅4岁,尚未意识到什么是“英雄”什么是“个性”。仅仅是听着电视里描述的那个名叫人偶的英雄十分帅气罢了。

“……

真不得了!!人偶再次挽救了数十人的生命!!

……”

当电视机动声描绘这英雄人偶的光辉勋章的时候,我的双亲从外面回来,爸爸动作顿了一下,扭头随意地和妈妈交谈:

“人偶啊……真怀念。这么久了再也没有像人偶这样的英雄了。”

“是啊,我父亲以前可是人偶的狂热信者呢!我也很喜欢他,他真的很帅气!”

“没错没错,「英雄」这个职业也没落了呀。自从人偶退休之后也没有一个像样的‘和平的象征’站出来了,人偶的后继者也就那个样子。”

“如果像人偶一样的英雄再多点的话我们的生活也能更平静点吧。最近的英雄,总是落败的一方呢。”

我竖起耳朵专心的听着他们的对话,却发现他们的话题随即从人偶转到了今晚的晚饭,晚饭似乎是要吃猪排饭的样子,真可惜啊,是咖喱就好了。

【02】

我父母并不同意我选择英雄这个职业。

“英雄太危险了!”“你的个性并不算特别强力呀,即使拥有强力的个性,但还是丧了命的英雄的数量也足够让人恐惧了你为什么就是不懂呢!?”“再怎么喜欢英雄也要有个限度!”

“英雄输了就完了!”

说来奇怪,随着我的岁数的成长,我发现所有的大人都对英雄这个职业持有偏见。这和我在人偶自传了解到的“当时我身边所有的孩子都渴望成为像欧陆迈特一样的伟大英雄”环境一点都不一样。

我身边的孩子们都对成为英雄不感兴趣。

英雄又苦又累,死亡率也很高。而且敌人的人数年复一年的增加。

我告诉我的朋友,我想成为英雄的时候他目瞪口呆的朝着我大吼:“你疯了!?这个时代成为英雄没有一点好处!你应该去做一个医生,你的个性明明那么合适!?”

他们的话都曾让我疑惑不解。为何成为英雄必须要有好处?个性适合什么职业也是要看持有者的使用方法才是。我的思绪在当时火烧般炎热的夏季,持久不能蒸发。


【03】

我在14岁的时候,决定去考雄英。

虽然所有人都以为我是憧憬着那个人偶的伟岸背影才对英雄如此执着。

但是不是的,因为我已经不是那个能单纯的认为太阳很帅的小孩子了。

我顺利考入了英雄科,托了我对个性的熟练掌握的福。

明明志向是英雄的人很少,但雄英的入学考核却比以前更难了,或许是因为社会对英雄的要求并未降低反而越来越高的缘故。

我的同学们都很厉害,他们几乎都喜欢人偶和欧陆迈特。该说果然如此吗?虽然许多人都对“英雄”怀有不屑,但我基本没见过不喜欢“人偶”的人。

“人偶简直就是理想的英雄模范!”

或许吧。

我想,我也许是这个班上唯一一个不是因为人偶和欧陆迈特而想成为英雄的人了。虽然最初了解到英雄确实是因为人偶啦。

我想,人偶在自传里诉说欧陆迈特的英姿和欧陆迈特对他尽职尽力的栽培时一定是希望看他自传的人也像他一样喜欢上欧陆迈特吧,不过也如他所希望的,大家都很喜欢人偶的恩师欧陆迈特先生。

但我没有。

因为当“我想成为英雄”这一想法萌芽的时候,我看到的并不是象征和平的橄榄叶,而是那一片燃烧整片天空的残阳。

热度,将我融化在那日我在内心坚定了要成为英雄目标的黄昏。


【04】

并不是没有人不喜欢爆心地。

相反的,他的人气一直是公认的高,各种意义上。

只是大家都不谋而合地认为他是第二的优秀英雄,仿佛天注定。他也总是被拿来和人偶一起对比。

为何。

从古至今的一二名都不能躲过被拿来对比的命运,可人偶和爆心地的对比难以形容,仿佛他们本该如此。可是我总是不由得为爆心地忿忿不平,他明明不该被如此对待。

从我了解到「爆心地」开始我便一直在收集关于他的新闻,事迹,访谈,所有一切我能更了解他的信息。

他并不是“第二名”,恰恰相反,他排在人偶前方的时候更多。

他的事迹也不少,完美击溃敌人集合,带领队伍大获全胜,对敌时的压倒性优势胜利等等。

他的性格和处事风格让他的风评没有人偶那种一边倒的好评如潮,可他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第一英雄。他的功绩足以支撑他登上第一名的领奖台。

但他仍然是“第二”。

是因为没有欧陆迈特的支持吗?还是因为他并未像人偶一样时刻承诺民众他会拯救所有人吗?

因为他不是“和平的象征”吗?

每当我想起爆心地,我也总会思考,为什么我没有喜欢上人偶或是欧陆迈特呢?

为什么我想成为一个不会输的英雄呢?

我明明不是那种争强好胜的人啊。

从我想成为英雄开始,我就一直在思考爆心地于我的意义,毕竟他是我作为英雄的“理由”。


【05】

在我收集到的报道里,爆心地和人偶一直在竞争。

他们虽然是幼驯染但是关系一点也不好。

爆心地似乎很针对人偶。

可是他们共同作战的时候却很默契。

我看见过一次事件的转播,仅仅是眼神和手势的对接,两个人就分工明确的,迅速的将头目擒获了。

我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以为他们是最佳的搭档,而且他们对对方也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我后来在他们公开在商业街上争吵后的一篇访谈里看到了他们的对话,他们是真情实感的认为,对方是碍眼的,他们是真的不能互相理解的存在。

这篇访谈是当时很著名的主持人“心音”去采访编辑的,不过后来并没有发布。我当时正好去了心音所在的事务所实习,跟着前辈去拜访时让我与心音结识,这才在之后有幸看到这篇访谈原稿。


【06】

……

“并不是什么重要的理由啦哈哈哈……你知道,我和小……,爆心地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的好。”

“是这个废物先挑衅的我。”

“我没有!你当时明明就需要救援!我可以帮上你的!只要你配合我的话”

“闭嘴!那个时候对面的垃圾正好来了第二波救援,你应该去保护那群路人而不是反身过来给我添堵!何况我根本不需要你的帮助也能赢好吗!?”

“你受伤很严重,你是需要帮忙的。”

“需要个屁,你根本就是看不起我!”

……

“……不好意思,他总是认为我在小看他。我们总是因为这个争吵。”

“你就是看不起我,当时我一个人就足够了,‘人偶’你那个恶心的脑袋是被杂鱼打傻了吗?”

“小胜!你不要揪着这个问题不放了好吗?我们正在访谈呢。”

“……”

……

“当时他们吵得激烈时就那样扭打起来了,就算是我,采访过那么多英雄,去过那么多个战场现场,也是被他们吓到了。”

心音年纪些大了,她缓了缓呼吸,然后喝了口茶。

“当时他们刚当上职业英雄不久,还带着少年人的狂气,特别是爆心地,你看过他从前在雄英的体育祭的录播的话应该知道,他的表情有时候真的很厉害哈哈。”

我看得出来她对这篇报道真的很用心,她跟着我一起阅读的时候,投入到甚至因为激动而乱了呼吸。

“你是不是对人偶有些什么看法?我看得出来你和现在的孩子们不太一样。你看着人偶的眼神没有崇拜,我很久没看见过像你这样的孩子了。”

“……”

我想了两刻钟,她也很认真地等我开口,然后我说道:

“……我认为爆心地先生说的是正确的。他确实很自大。……他不应该,自顾自的去救助。额,我是说人偶。额……我不太会表达,我是说,爆心地先生完全有能力获胜,这无需质疑。我肯定。人偶…先生这个行为是多此一举,而且确实有十几个人因为敌人的第二波支援而丧生了……。”

“或许人偶先生他根本没有他自己认为的那样那么信任爆心地先生的实力。”

“……我是,这样认为的。”

我最后还是心虚地补上了一句话,我甚至已经能够想象如果我的言论被传出去我被大众偶像的粉丝唾沫淹没的场景。

心音笑了笑,“你的想法很有趣,那么我问你一个问题,”心音抬起头,将她的眼睛对着我的眼睛,我甚至怀疑她有一双无形的手将我的头就此固定在这个角度,“你为何觉得爆心地会胜利?”

“欸?”

……

直到离开心音的住所我也并未能够给出那个问题的答案。

为什么我坚信爆心地能获得胜利?


【07】

我失败了。

我没有能够救到那个人。

也没有获得胜利。

当我从医院醒来的时候,离敌人袭击大使馆已经过了三天。

同僚们都对我说,你已经尽力了,不要放在心上,我们会替你取得胜利的。

可是这有什么效果呢,我在医院走道劲头的垃圾桶里看见了前天的报道,上面尽是对我表现的失望之意。

我甚至能听到人们因为我而对英雄的偏见更进一步:

“英雄又输了。”

“英雄到底在干什么啊。”

“又死了一个人。”

……

“明明是英雄为什么输了啊,英雄的话就应该胜利才是啊!?”

……?

我突然意识到,为什么社会对英雄的偏见会扩大。

能够一直获胜的英雄太少了。

可是为什么?

分明连第一英雄,和平的象征的人偶也一样,并没有百分百的必胜战绩,更详细的说,现在也有比人偶获胜次数更多的英雄,也有不亚于人偶功绩的英雄,个性比人偶强的更是有。

到底从什么时候,人们对英雄的印象定格在了一定会获胜了呢?

“你为何觉得爆心地会胜利?”

心音问我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响起。

【08】

或许现在我仍然无法回答心音,为何我坚信爆心地一定能获得胜利。

但或许我能够回答自己为何我会喜欢上爆心地了。

他的强力个性是天赐的,但如果没有日复一日的努力他也不可能能成为一个强大的英雄,“英雄”不是仅仅有强大的个性就可以当的。

率直的性格和不拖泥带水的行为模式,细腻又大胆的动作,天生优秀的反射速度,他身上闪光的地方莫名的多。

严格要求别人的同时也苛刻对待自己,虽然语气总是粗鲁而不雅但仍不失礼节和尊重。

即使我已经和他错过一个时代,可我仍能从关于他的报道,资讯找到让我更加喜欢上他的理由。我分明没有见过活生生的爆心地,可他总让我感觉到他是如此鲜活的“人”,是一个曾存在于我生活的世界的“英雄”。我被存于他身上强烈的生命感所吸引了。

我想,喜欢上爆心地的理由可以有很多很多,但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我向往他自信的模样。

他的自信是可以传染的,正如他坚信自己会胜利的时候,人们也因为他坚信「英雄是一定会获胜的」。

他的「力量」是如此強大,这样的强大压得我透不过气來,即便他人告诉我你这种倒伐是错误的,是不合大众的,甚至我的内心也无法为他反驳一句一词,可我仍然无法抗拒我的心,我的本能,我的趋光性,地将目光投向他,身体仍然遵从本能地去追逐他。理智告诉我,这会让我成为异类,成为逆行者,可我无法自控,我想去追随他,就算无法并肩,亦或无法超越,仅仅是看着他的背影,朝着他行进的方向就使我如此的雀跃!

我和他错过了一个时代啊。

可在这个时代,他的力量没有减弱一分一毫,他仍然捕获了我,仅凭着关于他残存的那些他人编辑的方块字,这是多么,多么强大的力量?我不可自控地幻想他奋命拼搏的时代,我无法目睹的,他的温热血液仍在脉搏中有力跃动的属于他的英雄时代。

啊啊,是吗,原来是这个原因吗?我是被爆心地虏获的信者之一的缘故吗?我早已被他灼伤,被烙下崇拜者的证明,高温使我浑噩又清醒,仿佛思绪和躯体分别存在于两个世界,在我思维还混沌的时期我的身体早已屈服于高热,毕竟,我在无自觉的情况下也是如此坚信他的胜利。

曾经,我为我的憧憬而迷茫,痛苦,现在我却为当时苦苦挣扎也不肯背叛内心的自己而自豪。也十分佩服拥有如此魅力的爆心地。

如果可以,我想亲耳听到你说,

“我会赢的。因为,我是英雄。”


【09】

如果把人偶比作太阳的话,那爆心地会是什么呢?

是白日里难以发现的月亮?星星?还是烟火呢?

毕竟爆心地被人偶的光芒所掩盖了,人们在白天都只能看见人偶这个太阳。

在白天里的话,没人会注意到太阳以外的光源,那我又是因为什么而注意到的爆心地呢?

或许是初识爆心地给我的震撼就像在黑夜见到轮月,满天繁星或是盛开的烟火。这种场景,只要见过我便再也无法忽视它们的存在,无论白天,黑夜。

不过,是否是太阳又有什么关系呢。

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意识到,我当时认为帅气的理由,仅仅是因为发光的太阳让我无法再去关注其他人罢了。这样总有强烈吸引人的光芒的太阳让我十分憧憬,向往。

人终归也是有一种来自身体深处的,本能上的趋光性。

而当我注意到的时候,「最棒的英雄」在我的眼里除了爆心地以外再无他人。

即使他不是太阳,他的光也仍能夺走我的视线。

即使他不是太阳。

可我却依旧无法自拔地喜欢上了他。

他不是太阳吗?

他就是我的太阳。




ー“你现在还会觉得太阳很帅吗?”

ー“嗯……很帅。发光的样子,让人移不开目光。特别帅啊。”



生日快樂

我的小男孩❤

完结啦。

鸡年也来了……

欸呀这只鸡怎么这么可爱。

我画的根本不画出来他千分之一好qaq

这个人真好看

五毛特效颜色挺脏随意看看就好

偷偷地……

虽然没画好不过还是偷偷甩

这孩子好可爱啊!!

今周份(´・ω・`)

其实我想尝试Q版。


没眼看的毁日常(。)